主页 > 养生常识 > 养生资讯 > 左手转基因右手养生猪 大北农蹲守双风口

左手转基因右手养生猪 大北农蹲守双风口

发表日期:2020-02-05 | 来源 :布朗生物网 | 点击数: 次 收听:
 

  原标题:左手转基因右手养生猪 大北农蹲守双风口

  2019年岁末的一纸批文,让转基因概念股在2020年甫一开年即站上风口。

  2019年12月30日,农业农村部科技教育司发布《关于慈KJH83等192个转基因植物品种命名的公示》,公示拟批准颁发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证书192个植物品种目录,其中除189个转基因棉花品种,另有3个主粮品种,其中包括大北农子旗下公司申报的DBN9936抗虫耐除草剂玉米。

  这是10年来转基因玉米首次在申请安全证书环节取得进展。

  转基因概念股瞬间被引爆。其中,从2019年12月30日至2020年1月8日,龙头股大北农(002385.SZ)连续录得7个涨停板,在短短7个交易日内股价几近翻倍,之后出现大幅回调,1月9日和10日分别大跌7.36%和8.61%。

  1月10日,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转基因一直是比较有争议的话题,短时间内可能也面临很多过程手续的问题。A股就像服了兴奋剂一样,加重了概念炒作的程度,企业有意识制造概念,市场更疯狂地炒作概念,脱离了价值基础,就是击鼓传雷。

  市场狂欢背后,安全证书拟获批仅为转基因产业化第一步,仍须经过品种审定等程序,尚具有不确定性,且此前已有前车之鉴。

  另一边厢,大北农也交出了2019年养猪业务成绩单。根据公司1月9日发布的公告显示,2019年1―12月,公司累计销售生猪162.84万头,同比增长-2.12%;生猪销售收入33.3亿元,同比增长68.18%。

  针对种业和生猪板块布局等相关问题,1月10日,时代周报记者致电致函大北农,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种业发展一波三折

  大北农的种业发展历程可谓一波三折。

  1994年10月,曾任教于北京农学院的邵根伙下海创立了大北农,以猪饲料起家。

  2000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种子法》颁布实施,种业经营打破垄断。在此契机下,大北农开始进军种业,设立了南京两优培九和北京金色农华两家控股子公司,发展水稻和玉米育种业务。此后,种业曾一度是大北农的第二大业务。

  2010年4月9日,大北农在深交所上市。登陆资本市场3年后,大北农就遇到了“黑天鹅”。

  2013年12月和2014年7月期间,大北农陷入了一场持续长时间的“窃种”风波。

  据多家媒体报道称,大北农控股股东、董事长邵根伙之妻莫云被指控试图偷窃美国玉米种子技术。同案嫌疑人包括莫云的哥哥莫海龙,他们被指控在爱荷华州的玉米田中盗取转基因种子并寄送回中国用作分析。

  “窃种”风波发生的2013年,大北农的种子业务出现了较大幅度下滑,销售额同比下降25.47%,其中玉米种子销售收入同比下降40.43%。

  这场风波并未完全打断大北农在种业的布局。

  2017年11月,大北农与黑龙江省农科院就院企共建现代农业中心进行了合作签约,以期依托黑龙江龙科种业集团打造东北最大的种业企业。

  此后,在种业布局上,大北农陆续收购荃银高科(300087.SZ)部分股权,如今是后者的第二大股东。

  时隔不久,风波再起。

  2018年2月,农业农村部发布了《关于7家单位违反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规定处理情况的通报》,北京大北农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等7家单位存在违反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规定的情况。其中,大北农开展转基因玉米中间试验未报告,决定暂停该公司2018年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评价中间试验。

  国内研究受限,大北农转战国外。2019年3月,大北农研发的转基因大豆转化事件获得阿根廷政府的正式种植许可。

  大北农在近日发布的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中称,“加快申请乌拉圭、巴西的种植许可;欧盟、日本、韩国的进口许可”。

  不过,我国转基因玉米和大豆商业化也存在不确定性。2009年,国内转基因抗虫水稻和高植酸酶玉米获得安全证书,但均卡在品种审定阶段未能产业化。

  1月10日,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生态与进化生物学系主任卢宝荣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此次拟颁发安全证书,是经过多年安全评价的过程,证明了它是安全的,但颁发证书只是第一步,接下来还要进行品种比较,当年获得安全证书最终没有商业化,除了社会环境因素影响之外,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在品种比较上没有优胜于人家太多。

  “一般情况下,国家会选最好的来进行推广。因此,这次究竟能不能拿到品种证,目前尚不好判断。”卢宝荣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商业化存在不确定性,并不影响A股市场的炒作热情。自农业农村部发布上述公示之后,大北农股价一路飙升,多次登陆龙虎榜,游资、机构大开大合。

  1月10日,大北农报收6.79元,跌8.61%,成交额38.94亿元,股票换手率19.81%。而1月9日的换手率为28.78%,成交额为61.10亿元。

  养猪的野心与掣肘

  在转基因概念股中,大北农还是唯一一家具有养猪业务的上市公司。

  从大北农的业务板块来看,截至2019年上半年度,饲料业务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为84.16%,生猪等养殖业务收入上升较快,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为7.98%,种子业务收入和兽药疫苗等动保业务收入则分别占比2.48%、1.21%。

  尽管养猪板块占比较小,但大北农的养猪野心并不小。

  2019年5月,邵根伙在全集团养猪产业工作大会上表示,全面聚焦生猪养殖产业,全力实现2020年600万头、2021年1000万头生猪出栏目标。他还明确要求,未来三年将生猪养殖作为集团发展的核心和龙头事业。

  2019年,大北农累计销售生猪162.84万头。这意味着,大北农计划通过两年时间实现生猪出栏量增长6倍。

  目前国内养猪上市公司中,只有温氏股份(300498.SZ)和牧原股份(002714.SZ)生猪销售量超千万头。扩产离不开能繁母猪,在这一指标上,大北农与温氏、牧原也有较大的距离。

  2019年7月,大北农在接受机构调研时表示,公司目前能繁母猪6万头,后备母猪10万头,争取2019年底达到23多万头母猪能繁。

  相比之下,截至2019年12月底,牧原股份能繁母猪存栏为128.32万头,后备母猪存栏约72万头。而温氏股份基础能繁母猪存栏120万―130万头,2020年底能繁母猪计划达到200万头。

  一位参加过大北农调研的券商农业分析师曾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大北农提出的这个目标过高,虽说是看好未来生猪行情而提前布局,但其未来能否达到目标尚未可知,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事实上,由于养猪业务扩张较快,也曾拖累大北农业绩,导致2019年上半年大北农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同比双双下降。2019年前三季度,大北农共实现营业收入122.23亿元,同比下降14.03%;实现净利润3.02亿元,同比下降31.45%。

  随着猪价高涨,大北农2019年全年业绩或将有所改观。

  2019年12月,大北农销售生猪12.92万头,销售收入5.7亿元,销售均价33.81元/公斤。其中,销售收入环比增长84.47%,同比增长151.10%;销售数量环比增长67.79.15%。

  1月7日,搜猪网首席分析师冯永辉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从2019年全年肉猪销售价格形势来看,猪价真正处于高峰区域是在四季度,上市公司迎来利润加速释放阶段。随着出栏量的增加,预计2020年养猪上市公司业绩增长非常可观。

  截至2019年前三季度,邵根伙的股权质押比例高达97.86%。

  2020年1月10日晚间,大北农公告称,邵根伙因降低质押率之需,计划于2019年9月26日至2020年4月21日期间以集中竞价交易、大宗交易方式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2.55亿股(占公司股份总数6%)。

  大北农称,截至公告日,减持时间过半,邵根伙合计减持0.7273%公司股份。公告显示,本次减持价格区间为4.0499―4.73元/股,本次减持套现约1.25亿元。

布朗生物网

养生专题

栏目排行

  • 常识
  • 饮食
  • 运动
  • 中医
  • 保健
明星养生